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妖魔文】(04)【作者:鬼才想当年】
【妖魔文】(04)【作者:鬼才想当年】
字数:75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赤着身子的毒蜂快速朝内室走去,闪过一面珠帘,就见到里面光芒暗淡,极尽奢华淫靡的气息,一张起码巨大软垫放置在一张长相怪异的老虎精的虎皮上,而女主人媚心,正斜倚软榻,似笑非笑的看着毒蜂。

  只见她淡粉色的头发已变黑色还扎了凌云髻,头插斜凤钗,一双大大的桃花眼上画着淡淡的眼影,精致的脸蛋涂了淡妆,嘴角的美人痣更是没这脸蛋添了几分色彩;项带深渊里最奢华的珍珠项链,珠晕都透着淡淡的粉色,一身淡粉轻纱披在身上,欺霜赛雪的晶莹肌肤带着红晕让人忍不住狠狠亲吻抚摸,一面绣着用金丝修成的鸳鸯戏水图的淡青色肚兜也是薄薄的,两处突起更是清晰可见,顺势而下是那两条光滑细嫩的双腿,如今交叠在一起轻轻厮磨,似是酥痒又好像不耐,一对赤裸裸的玉足袒露在空气中,伴随着双腿的厮磨,双足也是互相羁绊,十指娇娆,让人忍不住想拿在手心好好把玩。毒蜂见此情景,心里忍不住的难耐,胯下铁棒早已挺立,直冲云端,更是双眼赤红,喘着粗气直奔软榻而来。

  媚心见毒蜂的囧样,不禁微微一笑,又见他一副急冲冲的模样,立马伸出左腿,刚好抵在了毒蜂的胸口。只见一双玉足抵在胸口中间,调皮的十指轻轻滑动。「嗬嗬嗬,毒蜂哥哥别急嘛,人家就在这里又跑不了,而且时辰尚早,咋们可以慢慢玩嘛~ 」「不!不行!你今天早上就放我鸽子,害我回到家中被我妹妹笑话,晚上刚来就让两个小妮子诱惑我,浪费不少时间还弄得我不上不下,今儿个,不把你就地正法,我就跟你姓!」言罢,不等媚心再说,一张大嘴就啃在了媚心的小嘴上,带着狂野气息的男性气味扑鼻而来,惹得媚心烟视媚行,索性放开手脚好好享受。

  只见毒蜂张开大手握住那胸前挺拔,入手一阵挺拔绵软,明明媚心就在他的身下,可这两只巨乳竟不受地心引力一般,依然饱满丰盈,单手竟然难以全部掌握。毒蜂惊叹着没人的奇妙之处,手上功夫却是不消停,只见她两只大手或压,或捏,或揉,或搓,令人垂涎的美乳在他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,惹得媚心娇喘连连:「哦~ 哥,你揉的我。呜~ 好生舒服呢!哦·~ 用力,奴家今儿全是
你的~ 对~ 好爽,呜~ 人家的樱桃酥痒难耐,哥哥~ 快~ 帮人家舔舔嘛~ 」毒蜂
听的兴起,立马俯身,叼住一只玉乳,喊着挺立的樱桃用力吮吸起来,不觉清香扑鼻,竟然流淌出了液体。「呜~ 妹子~ 好甜,好香,哥哥添得可舒服?」「恩~ 哦~ 哥哥最棒,吸得妹妹舒服极了~ 呃~ 哦~ 用力!再吸点妹妹的乳汁~ 啊!」

  毒蜂吸了好一会,只觉得自己热血沸腾,好像全身的血液都逼到了下面,弄得自己的下身已经硬的不行:「呼呼!好妹子,不行了!哥,哥现在忍不住了,快~ 给了哥哥吧!哥哥会给你好的!你就从了我吧!」说罢,就准备提枪上马,可媚心偏不如他的意,就在毒蜂捏着巨棍里玉洞只有半寸时,媚心伸出芊芊玉手,捏住了毒蜂的命根子。这可要了他的命,他现在只觉得浑身火热,只想插进去好好泻火,眉心这一弄,惹得他上蹿下跳,急道:「妹子,你这是干什么!哥哥我浑身难受,帮帮哥哥,就当哥求你了!」媚心嘴角勾起,暗道:「差不多了!」又说道:「呜~ 不是妹妹不给哥哥,可哥哥不让妹妹爽,又怎能只让哥哥舒服?不如哥哥先让媚心解解馋,在来哥哥帮媚心煞煞火,这样既消了哥哥的火,也让妹妹舒服,何乐而不为呢?」

  「好!好!就听妹子的!」说罢,早就急不可耐的躺在榻上,急切的看着媚心。媚心却是浅浅一笑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,一只素手捉住毒蜂的擎天一柱,轻轻上下撸动着,紧接着翻了个身,面向巨根,将自己的玉洞冲向了毒蜂。毒蜂只看见眼前两片阴唇间的亮晶晶的水丝越来越多,渐渐汇集在一起形成水滴缓缓从阴唇上滑落下来。早已打湿了的芳草散乱的贴在四周,他用手拨开阴毛摸到滑润的阴唇,又用中指挖插着阴道和捏搓着阴蒂,随后改用三指合并在一起后,猛力出出入入地奸插眼前玉人的淫屄内。

  「啊~ 好爽~ 」一声娇啼,突出一阵热气打在了毒蜂的巨根上,媚心微皱眉头,眸子仿佛滴出水来,张开朱唇,将手中不断跳动的巨大缓缓吞没。两人行六九姿势,品味着彼此的美味,毒蜂时而伸手抽插,时而伸出舌头不断舔弄,他的力气大,每次弄得媚心一阵颤抖;而媚心唇舌功夫也是不凡,时而上下舔弄,时而含进嘴里用灵舌左右厮磨,时而含在嘴里用舌头直探马眼,柔软香舌的交缠以及下面手掌的撩弄,使毒蜂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。

  干柴遇到烈火,两人不断取乐,都欲罢不能,毒蜂彻底疯狂,面前扑鼻香气加上不断喝下的玉液让他越来越敏感,欲火冲脑早已不顾其他,而媚心仿佛奸计得逞,面带阴笑,突然间将舌头直探进马眼不断转弄,被迫张开的马眼非但没让毒蜂感到疼痛,反而觉得爽的要紧,只觉得眼前玉人是在尽心服侍,可是,真的是这样吗?

              第四章(下)

  媚心伸长细舌,钻进毒蜂马眼里快速搅动,粉嫩的舌头竟然渐渐地变成绿色,好像包含着世间最毒的毒药一般,有毒汁不断在舌面上汇聚,媚心小心翼翼,一丝不苟的模样像是在做最细致的活一般,细舌或上或下,或进或出,撑的马眼不断涨大,久久不能闭合,看到自己的杰作,媚心嫣然一笑,微微回首一瞥正在埋头拼命舔舐的毒蜂,一股心计得逞的满足感油然而生,就连妙处的舒服也加剧了好几倍,她抬起身子,捏住毒蜂的巨根,素手不断摩擦,拨弄着已经张开的马眼,紧跟着,不断厮磨臀部,将香汁淋漓的阴部贴紧了毒蜂的脸庞,开始剧烈的摩擦。「哦……啊,哥哥好棒……妹子我爽死啦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唔~ 好舒服……哦~呃~ 」媚心的动作越来越快,毒蜂感觉好像窒息一般,就觉得一团湿淋淋黏糊糊的软肉按压在自己的脸上,不断有摄人的香气和蜜汁渗出,弄满了自己的口鼻,直弄得自己浑浑噩噩,巨根也已经硬到了最大程度。「呃,啊……啊……啊~ 」一声尖锐的娇啼,毒蜂只觉得一大股炙热的蜜汁扑鼻而来,自己好像真的要窒息,真的要死了,那醉人的味道喝进肚里,只觉得自己飘飘欲仙,再也不管人间是非。
  媚心高潮已到,舔了舔嘴角流出的口水,发现毒蜂已然快要失去知觉,觉得正是个好机会,尖长的绿舌伸出,自口出吐出一滴浓绿晶莹的汁液汇聚在舌尖,不断压缩,不断凝聚,最终汇聚成一颗小米粒大的绿汁,对准张大了的马眼,连绿汁带舌尖插了进去,毒蜂好像受到刺激,又好像本能地察觉到了威胁,竟然从丹田处传出一个力道将之逼出体外。媚心大惊失色:「好家伙,这一身法力倒真是雄厚,现在爽成这样都能有所反应,看来,现在种下淫毒还不是时候……」媚心默默思量着,眼珠一转却计上心头「看来,只能牺牲一下自己的阴元了……」思量罢,媚心继续传导,将毒汁送到了毒蜂马眼的位置,毒液好像跗骨之蛆一般就那样黏在了上面,而这会毒蜂却是毫无反应,已不知小命堪忧矣。媚心媚然一笑,暗道果然如此,转过身来,温柔地看着已是神志不清的毒蜂。

  「毒蜂哥哥真是厉害,弄得媚心舒服极了,哥哥真是好本事呢~ 」毒蜂有些迷糊,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咧开嘴笑道:「那是,老子的本事,可不是吹的,呼,呼,好妹子,给了哥哥吧,哥哥一晚上憋得难受,你就从了我吧。」「唔~ 不行,哥哥法力强大,妹妹又这么弱小,到时候不堪鞭挞,妹妹还不得被哥哥吸的一干二净,呜呜呜~ 」毒蜂瞬间急了,忙说:「好妹子,哥怎么会伤害妹子呢?虽然妖魔吸食异性精华是本能,但哥哥现在的本事早就能控制住了,相信哥哥,哥会好好疼你的。」媚心停止哭泣,柔情似水的看着毒蜂,又见他窘迫,温柔一笑,「妹妹早就仰慕哥哥雄风,今日能和哥哥床笫之欢已是三生有幸,就便是把一切给了哥哥,妹妹也是心甘情愿。妹妹身体柔弱,还请哥哥怜惜。」

  毒蜂喜不自胜,连忙翻身将媚心压在身下,温柔的吻在樱桃小嘴上,说:「妹子放心,跟哥哥欢好,只会享受无尽的乐趣,哪能受得半分委屈。哥哥来了啊~ 」说完,早就急不可耐地将巨根对准蜜道,看也不看就「哧」的一声,已经银瓶乍破水浆迸,「啊……!」媚心被这一下插得的嘴里失声长长地颤抖着叫了起来。毒蜂可不是啥怜香惜玉的货色,早已经急不可耐的抽插起来,一时间刀光剑影,杀得难分难解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就是这里……啊……是的……这里……用力一点……啊,啊……好……是的……啊……」「嗯…嗯啊…好哥哥…嗯…嗯…真好…真好…好相公…好老公…嗯……嗯…使劲肏我…嗯…嗯…嗯……」这时候媚心不但已经香汗淋漓,更频频发出销魂的浪啼淫声,「喔…喔…老公…好舒服…爽…啊…爽呀……」毒蜂听得兴起,直接抓住媚心的柳腰,媚心整个腰部和臀部已经离开软榻,承受着更激烈的炮火。悬空的腰肢不停地上下扭摆,胴体剧烈地摇摆,带动美丽动人的白皙乳房由内向外地不停画圆圈。「啊…喔……喔……你好好…我…可被你玩得好舒服啊…哎哟呀……啊……好好喔……好粗……好长……快点动……对,对…肏得我好爽啊……我好快活啊……」媚心脸上的神情变成为舒畅无比,娇美的脸颊充满淫媚的表情,披头散发、香汗淋漓、淫声浪语地呻吟…「唉哟……好舒服…好…好痛快……啊……你…这样肏你要肏…肏死我了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喔……啊……真好……爽啊…啊…啊!啊…好哥哥……我要泄了……」毒蜂伸出一只手揉捏着着媚心美丽的玉乳,更加勇猛的肏干媚心紧凑的妙处。「啊……好爽……再用力顶…我要泄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抱紧我…搂着我…啊啊啊……」媚心狂乱的浪叫声响起,很快媚心都已经达到高潮而软倒在软榻上。毒蜂将阳根抽出之后,将媚心翻过来压上去,很快地就把媚心带入又一个性爱的高潮…媚心大口大口气地呼吸着,胸前两个粉嫩雪白、饱满又膨胀的雪峰抖动得银光闪闪、乳香四溢。她两条粉嫩雪白的藕臂张开,纤细修长的青葱玉指紧抓住两边床单。一双诱人、修长粉腿不停地伸直又张开,洁白似玉琢般的纤长脚趾蠕曲僵直。欲火狂升的媚心此时正忘形地上下起伏挺动着撩人情欲的雪臀,似是去配合毒蜂的狂肏,又像是催促他赶紧加快动作,媚心需要更激烈更疯狂的插刺抠撞。毒蜂又将媚心翻身回来,一边欣赏诱人美色,一边下身拼命耸动。

  看着她陶醉的样子,毒蜂兴致盎然:「妹子,喜欢哥哥我这样肏你吗?」「喜……喜欢!你弄得……我好舒服!」毒蜂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。「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!……我又泄了!……」媚心抱紧毒蜂的头,双脚夹紧他的腰,「啊!……」一股淫水泄了出来。泄了身的媚心靠在毒蜂的怀里。毒蜂没有抽出的阳具,伏在她的身子上面,一边亲吻她的红唇、抚摸乳房,一边抽动着。「好……哥哥,让我……在上面。」媚心央求道。毒蜂抱紧媚心翻了一个身,把媚心翻到了上面。媚心先把阳具拿了出来,然后双腿跨骑在毒蜂的上面,用纤纤玉手把秘洞对准那一柱擎天似的阳具,「卜滋」,随着媚心的美臀向下一套,整根全部套入到她的洞中。「哦!……好充实!……」媚心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,只听有节奏的「滋」、「滋」的性器交媾声。媚心款摆柳腰、乱抖酥乳。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,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:「喔……喔……好……哥哥!……好舒服!……爽!……啊啊!……爽呀!……好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肏到妹子的心里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哼……啊……」上下扭摆,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,晃得毒蜂神魂颠倒,伸出双手握住妈妈的丰乳,尽情地揉搓抚捏,她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,而且小樱桃被揉捏得硬胀如豆。媚心愈套愈快,不自禁的收缩小屄肉,将大龟头频频含挟一番。「美极了!……妹子一切给你了!……喔!……喔!……小屄美死了!」香汗淋淋的媚心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,樱唇一张一合,娇喘不已,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,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阳具抽出插入的「卜滋」、「卜滋」淫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。毒蜂也觉大龟头被舐、被吸、被挟、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。用力往上挺迎合媚心的狂套,当她向下套时他将大鸡巴往上顶,这怎不叫媚心死去活来呢?毒蜂与媚心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,舒爽无比,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。足足这样套弄了几百下,媚心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:「唉唷!……我……我要泄了……哎哟!……不行了!……又要泄……泄了!……」

  这时,一股极为强烈的吸力自媚心花心深处传来,毒蜂只当是妖魔到达高潮时的本能吸引力,连忙摄住心神防止阳精被吸入,可就在这时,原本深藏在马眼里的毒汁仿佛受到了刺激,拼了命的向毒蜂体内钻去。「什么?!这怎么回事?」毒蜂大惊失色,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媚心已经睁开紧闭的双眸,眸子伸出点点粉红色的火焰不断跳动,更是从身后现出一条毛发柔顺亮白的狐狸尾巴。「什么?!媚心,你敢!」毒蜂连忙挣扎起身,可早有准备的媚心哪能让他逃脱,当即扣住命门,像个女王一般居高临下的看着毒蜂,嘴上挂着轻蔑的笑容。「媚心。你好胆!你可知我的身份,我是毒蜂,更是堂堂虫族三长老的儿子,你敢对我不敬,就是与我整个虫族为敌,还不收了手段,放开我,我还能既往不咎!」媚心仿佛置若罔闻,只是扣紧了锁住命门的素手,自丹田释放自己的本命阴元,全力推动毒汁进入毒蜂体内,毒蜂只觉得自己精关难保,分外忌惮那莫名其妙的东西进入自己体内,连忙求饶道:「好妹子,好妹子,你到底想要什么?哥哥都给你行不,只求你放过我,哥哥错了,求你了!」媚心听得告饶声,带着一丝阴笑说道:「瞧哥哥说的哪里话,你可是我的情郎,我哪敢伤害你呢?我亲爱的虫族三长老的儿子!」毒蜂越来越怕,颤巍巍的说:「你,你到底想要什么,你想吸干我……?」眉心哂然一笑,放开了双手,抚摸着毒蜂的胸膛,娇声说道:「你那一身臭精,本娘娘还不稀罕呢!真以为你是虫族长老的儿子我就怕你吗?不过,既然你说了,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娘娘的手段好了!」说完,全力推动之下,毒蜂只觉得仿佛一只利箭射进体内,顿时自精关到丹田被射穿一条极细的裂缝,那毒汁见缝插针,变幻身形,化作一缕轻烟钻进毒蜂的丹田,附着在毒蜂的内丹上。
  毒蜂大惊,「你,你,你对我做了什么!那是什么东西,你,你,你……」媚心却是不断揉捏着自己的娇乳,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,闪动的粉色眼眸紧紧盯着毒蜂,狐尾更是急不可耐的四处转动。毒蜂哪能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,这时雌性妖物准备吸食异性精华才会有的表现,连忙奋力挣扎,可一挣扎,那钻入丹田的毒液就会瞬间作用,毒蜂只觉得全身酥软,使不上半分力气。「媚心,你好狠,你老早就设计了阴谋,你,你想得到令牌,是,不是?」「哼哼,还不蠢嘛~ 既然识相,就只管躺着,本娘娘保证让你爽上云天~ 」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小手挑逗着毒蜂,毒蜂却哈哈大笑:「哈哈哈,你太天真了,你真以为令牌会在我身上,告诉你,你就算杀了我也别想得到令牌,我来之前就在令牌里打上我的印记交给我妹妹,只要我一死,令牌印记消失,我妹妹就会发现,到时你也难逃一死。哈哈哈哈,还是乖乖放了我,伺候好了我,我说不定放你一马~ 」说完,想伸手去摸媚心的动人脸蛋,却是使不上半分力气,不禁冷哼一声,对媚心的恨意更加深一分「小娘皮,等老子回去,一定带人灭了你的洞府,把你擒住锁住法力一点一点的吸干你!」媚心却是依然一副蔑视的表情,「哈哈哈哈,人说毒蜂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果然差你的蝎子妹妹不是一星半点,你真以为我会杀了你吗?你可知道我对你下的是什么毒吗?」「是什么?」「你可听说,千年前有一位用毒的老祖宗,使毒的本事名镇神魔两界,更是在神魔大战时活了下来,现在就隐居在我魔界深处。」「你是说,她?!」「没错,就是她,这毒就是传说中的淫毒,也只有她才能练出来,我妖狐一族本身没法修炼出魔毒,但也正因如此,才有资格使用淫毒,要知道,这淫毒可比你们的魔毒厉害百倍呢~ 」「怎么会,你给了她什么,她竟然愿意赐你淫毒?你这贱人,你不得好死!」彻底害怕了的毒蜂不顾一切的挣扎,淫毒的大名只存在传说,曾经就是那位前辈使用淫毒连毒神界四大神官;而中了淫毒的人,不仅受淫毒影响,一身法力会增强一倍彻底和精华融为一体,更会在被人吸干后原地复活被炼成傀儡,傀儡不仅拥有身前身的记忆,就连实力也会和之前一般无二,就连魔域最强的解毒丹也解不了,不过淫毒炼制的傀儡只能存活两年,两年后就会化为飞灰,魂飞魄散。他现在明白媚心的真正意图了,她是想用淫毒控制自己,让自己为她办事,也许现在她势单力薄无法对抗虫族,但手持令牌的她到了人界,通过两年时间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怪物,到时候……「呦呦呦,毒蜂大哥,你可得轻点呢!人家好心好意服侍你,你还不依人家,人家好伤心呢~ 你知道吗,为了得到这淫毒,人家可是把我狐族最宝贵的『天狐化身』这救命的法门交给了她,还送给了她人家搜集了好些年的那九百九十九个面首呢!你要咋知道,当年那臭蛇丽莎吸干我一个面首,我都要和她拼命,现在失去了近千个,人家的心都在滴血呢~ 不信你摸摸~ 」说完,拉着毒蜂的大手摸向自己的乳房,控制着他不断搓揉自己,不知不觉,就开始了耸动「唔~ 哦~ 好哥哥,你真是坏啊~ 这么不老实,还摸人家~ 是想让人家吸了你吗~ 唔嗬嗬~ 那
~ 人家满足你哦~ 嘻嘻~ 」媚心说罢继续挺动腰身上下抽插,不一会儿已是洪水
泛滥,春意盎然,紧接着,一个猛坐,毒蜂「啊!~ 」的一声,就感觉淫毒吸引着自己的内丹,不断融化,被媚心的吸力缓缓吸入她的体内。内丹被淫毒包裹,渐渐化为液体,穿过尿道,一点点的射进了媚心的体内。「唔~ 好舒服,好爽啊~ 这就是哥哥的内丹吗?好劲~ 好爽~ 好毒哦~ 呀!人家要了,受不了啦~ 来了
~ 来了~ 哦……唔嗬嗬嗬~ 呵呵~ 」毒蜂只觉得媚心的蜜道充盈着蜜汁和无限的
吸力,阴道蜜肉紧紧包裹阳具,不断摩擦吸摄,内丹被吸,紧随其后的是自己的精液,精液吸完就是自己身体的能量,他只觉得自己浑身难受,疼痛不已,而媚心却是荡笑连连,颇为受用,不断扭动腰肢,吸引着更多的精华射出来。

  时间不断流逝,毒蜂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弱,他已经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丽人在自己身上上下驰骋,他好恨,好后悔,也感觉到身体里的淫毒不断扩散,已经侵染了自己的全身,只有大脑还有一点自己的思想,不知不觉,已经留下了泪水。「咦~ 毒蜂大哥,别哭啊~ 是小妹伺候的不好吗?~ 嘻嘻~ 看来淫毒已经扩散开了呢~ 你放心,你马上就是我的一部分了,
人家会记得你的好的,哦~ 」说完,最后一吸,毒蜂已经彻底被吸干,转化成能量不断滋补着媚心,而他的人形也是无法继续维持,体型不断变大成为一只已经僵死的大黄蜂。「唔~ 真爽~ 好强大的能量~ 不愧是毒蜂,一身毒功真是惊人啊
~ 哈哈哈~ 有淫毒帮助,这次我的法力还不得更上一层楼,哈哈哈~ 」说完。已
经抽身起来,伸出玉手不断抚摸自己的小豆豆,更是插进双指在蜜洞里盘旋,终于,一阵晶莹的雨露喷洒而出,媚心面如桃花,皮肤更显精致,就连胸部也是变大了一圈,分外挺拔,柔软光滑的狐尾窜出,不断翻转腾挪,撩拨着身体,宣示着主人的喜悦。她娇喘连连,定了定神才缓缓说道:「起来吧,我的好孩子~ 」却是原来已经被吸干只剩一具空壳的毒蜂,诡异的飘了起来,一阵毒汁溢出,包裹全身形成一个墨绿色的毒茧;不一会,毒茧破开,一个挺拔健壮,和原来一模一样的毒蜂破茧而出,他欺身上前,跪在媚心脚下,亲吻着媚心美丽诱人的脚背,说道:「毒蜂见过主人!」媚心看着脚下不断吐舌舔着自己双脚的奴才,不禁肆声大笑,一时间青鸾山上鸟飞虫散,魔域的天空还想也变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